吳 國 敬 的 樂 與 怒



吳國敬說︰「我唔想同一般o既歌手一樣,我要夾隊好 Band 衝出香港。」
「我份人好低調,鍾意我o既就聽我D歌,我係唔鍾意搞咁多新聞。」
「O係香港咁多 Band 友當中,我相信我係最 Top 果幾個。」
「就得我O既女人我未必鍾意,我鍾意O既又未必肯就我。」
結論是吳國敬非常有個性,有個性得來近乎憤世嫉俗,他喜歡「玩水」,所以絕對不可惹怒他,後果……不堪設想。

「以前O既我,有自毀傾向,我專登出到去講D鬧無線O既說話,有乜唔O岩我會講,好似 89 年『十大勁歌金曲頒獎禮』,明明得十隻歌入選,但係最後分豬肉變左十二隻,所以我咪忍唔住狂鬧囉!」結果阿敬遭封殺。

樂火

「以前果個吳國敬就好似而家O既霆鋒,我成日畀D朋友鬧我天真、戇居,所以我而家忍得就忍,冇咁火爆喇!」 阿敬雖然是樂壇唱作人,但他最討厭做宣傳。「我只會用自己O既歌去宣傳,我唔會璁菑vD私人野出黎做宣傳,更加唔會好似有D歌手咁作料報畀記者寫。」

記者都清楚阿敬的個性,所以從不會對他窮追猛打。阿敬說︰「我唔鍾意懶高調,平時見到記者我都冇野講,咁多年黎記者朋友都好錫我。其實鍾意我O既人都係鍾意聽我O既歌,而唔係鍾意睇我D花邊新聞。」

阿敬異常不滿現今樂壇風氣,滿肚子牢騷不吐不快,他說︰「現今歌手多數都係靠樣,有料又唱得好O既冇乜邊幾個,我比較喜歡陳奕迅;如果計音樂,已經冇晒 Beyond、太極同達明一派,而家全部都商業化。六四事件後出現左四大天皇,呢段時間係最唔開心O既時候。」

樂壇大興偶像派,令阿敬甚為無癮,他說︰「我鍾意做幕後,唔鍾意做幕前,有段時間我O既心情簡直跌到落谷底,我容許唔到香港式O既樂壇,我唔係靠樣搵食,我係靠畀心機寫歌。」

樂願

94、95 年是阿敬最低落的時期,因為他的父母相繼離去,這對他來說是個沉重的打擊,幾乎令他一厥不振。「我爸爸媽媽過左身後,我成個人冇晒心機,但係我又唔捨得放棄音樂,最後我決定閉關作歌,之後出番黎成績好好,證明我付出O既努力冇白費。」

阿敬所作的歌曲都得到別人的認同,但他的第一心願還未實現,他說︰「我好想夾 Band,可惜我而家仲欠人好多歌,最快到出年先型以夾到 Band,其實搵樂手好困難,好O既就成日去登台,唔好O既我又唔想夾,夾 Band 好夾性格,我要夾一隊好 Band 衝出香港。」

樂事

無可否認,阿敬的而且確是音樂天才,現在的他又能作歌、又能唱歌,但原來初出道的他對音樂一竅不通。「我最初唔識彈琴,又唔識睇譜,我特登去買琴、買電腦,由唔識學到識,到而家有人認同,我都好引以為榮。」

聰明反被聰明誤,阿敬因為天資聰穎,所以自小喜歡打天才波,他說︰「我因為覺得自己好聰明,所以搞到好懶,但係人越大就越發覺凡事唔可以撞彩;我唔蠢,但我從來都唔讀書,小學每年都係試升。印象最深刻一次係中史上學期考試我 1 分,個中史老師O係堂上叫我起身,話俾所有同學知我咁低分,當時我覺得好瘀,於是我下學期我苦讀,結果璅 78 分,亦證明左我係讀到書O既!」

愛情

阿敬坦言音樂是他的生命:「我鍾意音樂仲多過鍾意女人,我唔敢再同圈中人拍拖,近年我好忙,好辛苦,唔想兼顧咁多野!」

阿敬的愛情觀很特別,像追求音樂一樣,他很講究。「我好難俾女人 Head 住,我都幾貪心架!最好係有思想、樣靚同埋有本事;有時就得我O既,我未必鍾意,我肯就O既,就一定要有樣野馴服到我。」

單看傳媒的報道,觀眾一定以為阿敬好花弗,但事實上他並非如此。「如果拍拖拍得唔心,我成個人會 Down 晒,我發覺我自己O既情緒仲未穩定,所以而家保持單身。」

阿敬認為自己犯賤,因為他曾經傷過很多個女人心,他說:「有個女仔同我拍左幾年拖,佢對我好好,但後來我發覺同佢愈黎愈冇偈傾,如果好似阿媽咁,幫你洗衫做家務,請個菲傭都得啦!我發覺兩個人相處神交好重要,所以我唔敢再亂拍拖,因為我傷害過好多女仔。」

友情

在樂壇打滾十多年,阿敬有一班與他共同進退的死黨,他說:「好少有咁大班圈中人可以成日一齊玩,當中最深交O既都係許志安、蘇永康、張衛健同梁漢文,佢地都好明白我,每當我遇到煩惱可以開解我,試過半夜 4、5 點打俾安仔,佢唔會鬧我擾人清夢,呢D朋友好難搵,O係我最低潮時冇朋友會踩我,反而身邊O既朋友都好幫我,我真係好開心。」

前程

十一月中阿敬會再戰樂壇,推出一隻新歌加精選碟,當中有三隻是全新歌曲,亦阿敬近期的嘔心瀝血之作,他說:「平時我作新歌好多都會俾人唱,但係今次我死都唔肯俾,係因為我好鍾意,想自己唱番。」阿敬的作曲靈感非常特別,他謂全靠夜晚不眠不休,因為他在晚上特別多靈感湧現。

阿敬是百分百音樂人,他視音樂為第一生命,搵錢則是其次:「我試過好窮,試過俾人白鴿眼,好心急去搵錢,但後來我發覺『欲速則不達,財不入急門』,所以我想打穩基礎多D,我唔係唔貪錢,我只係唔心急搵錢,其實搵一百萬同搵一千萬根本係一樣,錢多仲麻煩啦!」 「只要我可以繼續做音樂,我覺得死而無憾。」

後記:成功的創作人都有一個共通點,就是日間烏眉瞌睡,夜晚就龍精虎猛,影相當日阿敬已經充份表現出來。

做訪問時阿敬一邊咬著羊扒,一邊與小記談天,面前的他說話時帶有一點怒氣,但怒氣得來很坦白,坦白得來又有點可愛,雖然影出來的相令人覺得他很惡形惡相,不過我倒欣賞他的為人,我行我素,是真正 Band 友的本色。

正如他說:「只要可以繼續做音樂,我覺得死而無憾。」

 







資料來源 : 三週刊

inserted by FC2 system